所有發言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不適言論必刪,逾越言論限制者,被提告時請自行負責~~

嘉倩排舞分享資訊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968|回復: 0

[甘苦談] 大都會排舞一位教練網路公開大爆料

[複製鏈接]
theresa 發表於 2012-9-10 15:40: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 給其它盲從的為大都會排舞抬轎盡忠付出者及未參與大都會排舞的人參考~~
下文是一位大都會排舞的教練,她親身的記錄,全文載錄分享(沒刪減更沒增加一字,採全文照登,附截圖,提供比對,眼力好的,請告訴我那一句竄改,謝謝~~)

終於熬到了七月的月底, 在這個紛擾不斷又詭譎多變的一個月裏, 不捨同窗情誼被突然斬斷, 而偷偷掉淚了好幾次, 在去留之間為難, 又失眠了好幾夜, 但殘局已定, 總要有人收拾, 最後也只能擦乾眼淚, 抬頭向前!
對於跳舞這一檔事, 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匹駿馬, 所以向來以驢子自居, 也沒奢望過哪一天會有伯樂賞識. 但在做出抉擇後, 已然是過河卒子的我沒路可退, 只能鼓起勇氣往前行, 朝『紅蘿蔔』, 不, 我是說『新目標』前進了啦! 就算是驢子的腳程比不上駿馬, 但一樣能扛重物, 一樣能一步一腳印的走到目的地啊! 我只有這麼安慰自己了…
明天又要繼續出賣小腿, 回來又要繼續抽筋, 回家再筆記打到死, 肩膀累到像被人偷放了一根扁擔一樣沉重……我不是不怕, 其實我比誰都怕! 又何嘗不想跟其他只去一次就被嚇跑的同學一樣, 非必要再也不去中心受訓. 問題就在於『必要』這兩個字, 若每個人都用『沒必要』的話來推卸, 那本班就只好等著打破金氏世界記錄, 一個月被解散兩次嗎? 還好, 願意扛責的不只我一人, 要不然光靠我一個人孤軍奮鬥, 豈不是要夜夜暗自垂淚到天明了?
感謝那些一路上給我正面力量的同學, 不管是給我精神上支持的, 還是實際用肉體陪我的, 啊! 我是說用『出賣小腿』陪我受訓的啦! 謝謝你們陪我走過這風風雨雨的一個月, 我會努力的! 妳們也要繼續加油喔~~
P.S. 本班大門永遠是開啟的, 如果還有仁人志士願意回來陪我, 也一概歡迎!

001紛擾不變.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時序進入八月的第一天, 就給了我兩個收穫, 真好! 套用古話, 一個是『學而時習之, 不亦樂乎』, 另一個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這兩句了.
打從音樂帶被前任教練收回後, 都快忘了一些舞曲是怎麼跳的? 要不是現在的簡老師熱心幫忙, 提醒我們可以去中心買錄音帶這種絕版品, 又幫我們換成錄好的音樂帶, 已經很久沒有機會跳的第五集, 今晚隨著樂音的流轉, 身體的記憶漸漸的回了來, 讓我彷彿見著了老朋友, 又彷彿是撿到了遺失物品, 很是開心!
另一件開心的事, 是新來的同學也很有心向學, 雖然上課前的複習課中, 完全沒有基礎的她們還來不及學會『童年』那首舞曲, 下課後還主動留下來求教, 學到會才走, 這樣, 雖然小腿已經累到不是自己的我捨命陪君子, 但看到她們有收穫, 我也很快樂, 覺得付出得很值得!
新的月份, 要揮別舊月份的種種不愉快, 向新的正向目標前進囉 ~ ~ !
P.S. 今天去中心受訓時, 4-4 Hustle一直跳錯, 因為向後轉時, 我想改掉自己為了增強記憶把『踏』改為『刷出』, 結果腳一沒得刷, 後面的記憶就直接錯亂了, 唉! 不禁想到『一室之不治, 何以天下國家為』那個典故, 看來我要努力的空間還真的很多!


002中心買錄音帶.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爸爸節, 上週就聽說有學員問會不會放假一天, 沒想到創辦人蔡先生的回答是: ‘’這裡只有我一個爸爸, 我都會來了, 妳們當然沒放假’’ 之類的話, 呵呵 ! ^ ^
那麼昨天颱風, 今天台北縣市還是放假, 總可以休息一次囉? 錯! 一早就接到班長的來電, 還是得照常去中心上課啦! 因為今天是五週一輪的結業式, 又碰到爸爸節, 所以陳總幹事買了一個蛋糕慶祝, 我們班也以為可以讓出賣小腿的活動暫時告一個段落, 所以也帶了盒樹林金牌獎的老婆餅, 剛好躬逢其盛. 大家吃吃喝喝了一下下, 馬上又回復正式上課……
雖然有學員笑說原來有這麼好康的事, 那她以後每五週要來中心一次, 來吃蛋糕喝飲料, 我心想, 那妳的小腿還真是堅強啊! 我每次回家可都抽筋到一個不行也~~ ^ ^;
本來想說今天沒有跳公舞, 還暗自慶幸比較輕鬆, 正想回座寫筆記, 突然就被點名上台, 奇的是, 平常膽子還算大的我, 怎麼一上台腦袋頓時一片空白? 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唸哪一首? 隨便選了一首 5-3, 以為會比較好唸, 沒想到才第二小節, 就跟腦海裏最近惡補的好幾首咬成一團, 急急忙忙唸完逃下台, 才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
原來我們先前教練教的口訣是不正確的, 要以中心教的為準, 才有一個統一的授課標準, 所以平開後叉這種唸法太含糊, 一定要唸明白是左跨後叉還是右跨後叉! 還有踏轉, 也就是籃球轉, 也要說清楚是右肩轉還是左肩轉….
赫! 這下子所有的舊筆記都要全盤改寫啦 ~ ~;
還以為這樣至少可以讓小腿休息一陣子了, 沒想到下課後總幹事又過了來, 說下週要教我們體育節表演的隊形編排. 下週還必須再到中心來...只好再委屈一下我可憐的小腿囉!
不過, 說句實話, 凡是學過一到五集的同學, 真的都該親自到中心一趟, 好好的修正一下舞步! 因為平常在公園裡面隨便動動, 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舞姿錯在哪裡? 經過這次的修正後, 真的進步了很多! 所以, 只要有心想學好排舞的同學, 就算連續出賣小腿五週會很累, 但收穫也真的很多, 要好好運用中心給我們這麼好的資源與機會! 真的很值得!!

筆於種子教練初級班一到五集結業式

P.S. 晚上又回隊上課, 雖然因為下雨以及爸爸節, 總共才來七隻老貓, 但我們幾個還是卯起來學, 用力的跳! 全都是這三週才學的新舞 7-1, 7-2, 7-3, 7-4, 8-1, 8-2, 9-1, 9-2, 10-1 一口跳完, 真的有給她腳斷掉加上神經錯亂的感覺吶 ~~>.<~~

003教練教錯.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最近一個多月去到中心受訓, 老有一個錯覺, 怎麼每次台中來的, 都是人高馬大的教練衣架子? 難道台中只有身高160以上才能跳排舞嗎?
已跳了一年的我, 只有腰瘦了, 體重都沒變, 身高更是不可能再長高, 看到她們趕快閃遠一點, 免得自慚形穢 ^ ^;
而且, 我們是來學跳 1~10 集的初級班, 那些台中的學員, 來學跳的卻是那種一個小節8拍要跳15步的舞碼, 從蔡教練口中喊出來的節拍是 1+2+3+4+5+6+7+8, 看得Coco和我的老覺得她們是來學跳「踢踏舞」而不是排舞吧?
正當我們瞠目結舌的讚賞時, 創辦人蔡先生很得意的說, 她們是來自台中的儀隊, 目前已有AB隊, 是以後出國表演的代表…etc.
(我心裏的OS: 看來A隊的身高是170cm, B隊的身高是165cm. 反正跟我完全沒關係, 還好! 現在才這麼密集的跳一個月, 我的小腿就快廢了, 哪還能跳那麼難的「踢踏舞」?)
蔡先生接著回頭跟 Coco 說:「妳加油些, 以後也可以參加……」 看到頭暈的Coco自覺還早, 虛心的說那她只能參加C隊, 還轉頭 “虧” 我, 要我減肥後一起加入; 為了配合我的身高, 隊型還要改列為V字型……喂! ~~~~~~
別鬧了! 子彈不要亂射, 腿短是我這輩子已改變不了的事實, 再怎麼也輪不到我進儀隊啦! OK?! ^ ^ (汗!),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 還有儀隊輪得到我加入, 那想必已是第 I 隊 (音同 “矮”) 囉! 呵呵!! ~ ~;
------------------------------------------------------------
P.S. 昨(8/15)天出賣小腿的程度, 一點也不輸給前面五週! 而且還更慘 ~~>.<~~ 因為從一大早出門後, 早上9:30就開始跳排舞, 一直跳到晚上9:30才結束, 前後12個小時裏, 就算扣掉休息打混以及坐車等交通時間, 算一算, 至少也還跳足了6個小時, 難怪今天早上一起床, 只有眼睛還睜得開的, 其餘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想起床! 還一直呼喊著 “伊呆呆” (音同日文的”痛”) 吶 ~~ ^ ^
雖然我們班的人是一大早九點還不到, 就已經到中心了, 可是暑假的公舞已近尾聲, 來習舞的學姊學妹們已經很少, 所以拖到9:45才開始跳. 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會跳, 早早結束那五首公舞教學後, 老師就幫我們排練體育節要表演的舞碼以及隊形編排. 雖然都是由去年跳過的舊公舞改編串連起來, 但我們幾個還是逃不過舞步不夠正確, 需要被修正的命運囉! ^ ^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 別的單位請吳總教練編舞, 要花新台幣兩萬元, 這麼說的話, 我們班算是賺了兩萬元, 可是相對的, 責任也更大了, 表演前大家一定要練熟一點, 不要漏氣囉!

004-編舞2萬.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上次去三峽表演的姊妹們把車馬費給捐了出來, 所以就有了今晚的聚餐活動囉~~這是班上度過了陰霾的七月後的第一次聚餐, 那場因流言產生的誤會而被撤隊的風暴, 讓大家都上了寶貴的一課, 也讓留下來的姐妹們更攜手同心, 一改過去由班長一人獨撐大局的慣例, 現在每次活動都有許多人主動跳出來幫忙, 大家自動自發的分工合作, 如果這也算是因禍得福的一種, 那我們還真的是很有福報啊!
只是原本答應要來的簡老師, 後來臨時改變了主意, 讓我們對料理達人的桂蘭很不好意思… 她可是從一早就開始採買, 下午兩點就到活動中心的廚房料理了五菜一湯的素菜, 準備好好答謝簡老師的說! 不過, 有人很會煮, 就有人很會吃; 我們當然是很盡責的替簡老師把菜吃光光囉 ^o^
一長桌的各式家常菜, 我從頭吃到尾又從尾吃到頭, 在吃喝歡唱後, 已呈腦滿腸肥狀態, 只想早早回家睡覺. 可是散會後會長的老公, 也就是阿甘, 照例又跟留下來的幹部交換意見, 順便溝通他的後續活動計畫與理念; 而計畫往往又趕不上變化...搞得我呵欠連篇! ^ ^

005表演車馬費.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註一) PK賽那天晚上, 原本一桌子參賽學員及教練, 不管名次如何, 正舉杯慶祝終於放下重擔, 不用再夜夜上演溫席舞步的戲碼, 才要開懷暢飲時, 中心陳總幹事又來宣佈最新消息, 說台北縣將首次舉辦大型觀摩賽, 時間訂於12/20…突然一桌子人的臉都僵住, 因為又將上演另一場挑戰! 原來, 那晚不是『慶功宴』而是『鴻門宴』呢! ^ ^
(註二) 說到搶人大作戰, 連報名那天早上戰火也還如火如荼的在檯面下較勁, 這又不是拉保險, 多簽到一張報名表, 就可以多分些佣金? 沒有支薪的義工教練, 要考試, 要上課, 還要繳交NT$2,500.-報名費, 要不是衝著人情壓力, 誰想自投羅網?! 至於誰教得多? 誰教得少? 也不能用二分法區隔. 每個教練付出的曾經, 都是一份不可抹滅的愛心, 又何必用這種市儈的方法去分割? 重要的是, 以後要怎麼留住她繼續效忠的心吧!

006觀摩報名費2500.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以前被班長抓去參加過兩次海山B區的月會, 加上另一次掛羊頭賣狗肉大會, 用教育訓練的名義騙我們好大一群歐巴桑去參加, 結果卻只是需要我們的人頭拍照, 因為人數夠多, 一次更可以照兩三種不同的名目, 好去申請經費用… 所以, 我對那種所謂的開會便抱持著『會無好會』的觀念, 能不去就不去了.
第一次參加海山 A 區開會, 我沒推託不去, 只因為我的現任指導老師剛好是海山總頭目簡師兄, 開的又是這次PK賽的檢討會, 只是沒想到會那麼精彩 ^ ^;
會中一樣有飲料、餅乾、水果, 但A區和B區月會最大的不同處, 在於B區的上頭總共只有一個林教練, 所有的學員都是她帶的, 當然大家也就歌功頌德居多, 有什麼建議, 也是點到為止, 倒比較像是工作分派協商, 都是請各隊就近認領近期的表演活動, 以及他隊如何支援調度, 或是新隊將調誰去帶隊當小教練之類.
可是A區的組成份子就截然不同了! 上頭除了總頭頭簡師兄以外, 還有一票第一代教練群, 所以下面的火力也強了許多, 反正罵的是別人的教練, 還用跟她客氣什麼? 還好師兄開宗名義第一篇就請大家對事不對人, 要有菩薩心腸講話留三分等等…, 要不然何止砲聲隆隆?  搞得不好, 還會開戰吶 ! ^ ^
說到比賽, 難免有得有失、有勝有敗, 可是有的班長會替自己的學員抱不平, 認為她家選手的努力沒被看見, 是因為評審都集中在司令台中間, 所以只有面對司令台的參賽者被看見(ㄟ……怎麼好像是在說我咧?), 其他人表現得再好, 也被忽略了! 所以, 以後的評審位置應該分開四邊, 還有, 賽後沒有講評, 不知道贏的人哪裡勝出, 評分標準何在?
唉! 她說的也不全然不對, 評審是該坐開一點, 以免交換意見, 而相互左右. 評分標準是有列表, 也有存檔, 服裝儀容、舞姿台風、節奏音感…各有比例, 唯獨漏了講評, 這一點師兄也同意!
但, 我很想舉手發言, 說麻煩這位班長下去PK一下, 妳以為面對司令台最有利? 其實面對司令台是最有壓力, 跳得好當然第一個被看見, 跳得不好又何嘗不是呢? 利弊得失, 不是光用面向來判定的! 還好, 出社會這麼多年了, 早把我的稜角給磨去了許多, 知道自己今天的身份只是列席, 乖乖的旁聽就好, 不要給師兄多事!
會中, 不時看到那個第三代小辣椒教練玲玲發言 (ㄟ……她不就是跟林教練走得很近的那個?) , 開砲也是不遺餘力, 但還好都不算無的放矢. 在一堆B區容不得A區, A區也不甘坐著被打的情況下, 搶人大作戰一直是偷偷的上演著! 她又是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這一點我倒是比較好奇些 ^ ^?
隆隆炮火後, 搞到與世無爭的師兄, 都不得不屈服於這一大群歐巴桑的角力, 說出了希望盡量不要再有跳班習舞的情形, 更遑論跨區, 以免有心人藉機散佈流言, 傷害了海山大家庭的感情.
我向來佩服師兄的胸懷夠寬廣, 此時突然替他心疼了起來, 要能平衡這麼一大群頭角崢嶸的女強人, 繼續帶領這麼個公益團體, 還真不事件容易的事情!
但, 既然是公益, 又何必在乎學員去哪裡習舞? 只要不是來散播謠言的, 而是真心想健身的, 任何人只要繳交了班費, 我還是會秉持總會以及簡師兄一再告訴我的初衷, 以OPEN ARMS歡迎的! 不管是A區還是B區的恩怨, 只要來我隊, 請一概放下! OK?!

007掛羊頭賣狗肉與不合.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11/14 終於被氣哭了 ~>”<~ 地方代表完全不顧我們的死活, 只會一直唸要去這裏那裏還有那裏開新隊……我突然很想缺席月底的課, 連教練都不要考了!
開新隊? 如果真的有心推廣, 應該是去找還沒有排舞班的地方開新隊才對吧?! 怎麼唸過來唸過去, 四隊裏面有兩隊都是衝著與他有宿怨的前教練已經開隊的附近? 有本事, 你自己去打, 我不反對! 也無權反對!
但今天卻是違反我們這些新手教練的個人意願, 不讓我們去我們想要還沒有排舞的地方拓隊, 而是想公器私用, 拿我們去當武器, 去報復前教練, 這樣的行為還叫做真心要開隊嗎? 我看是根本是有意要作對, 擺明著要去跟前教練打對台才是真吧?
義工犧牲奉獻也必須是 “歡喜做, 甘願受”, 而不是 “你歡喜的叫別人痛苦的做”, “你享受甘甜的成果, 痛苦卻強迫別人非自願的接受”. 這樣做, 對嗎? 今天, 那位代表自己不來跳, 他老婆也一樣, 他小孩更是從未出現. 又何曾體會過開隊是要負責任的? 是要付出多少心力和時間的!
既然稱做 “義工”, 應該是行有餘力的時間才去做的事情! 要知道, 一旦新隊開下去, 就代表從那一天起, 我們這些上班族晚上的私人休息時間又被多剝奪了幾天! 如果反過來因為跳舞跳過頭, 搞到自己沒時間休息, 隔天早上上班精神萎靡, 這樣子, 只是迫不急待要累死我們, 難不成是希望我們被老闆炒魷魚嗎? 還是擔心我們家庭太溫暖, 一定要把我們忙到連家事都沒時間做, 等著被另一半光明正大的嫌棄直到分手?
更狠的是, 他要我們趕快拿到教練證, 不光是拿我們去當武器, 還可以拿去當生財器具! 上次居然還說出要我們趕快去開新隊, 他才能消化掉講師費, 然後大言不慚的要我們全數捐出來當經費, 班開得越多經費越多, “以後就靠妳們了”…他當時的笑容, 直到現在還是我心裏的痛! 因為, 上次他叫會計用他老婆的名字去開戶, 要不是班長堅持要至少三個幹部一起開戶, 以後我們豈不是變成了他的搖錢樹?
麻煩將心比心一下, 今天換成你的老婆或女兒這樣被剝削, 你會做何感想? 至少尊重一下我們的意願, 讓我們開我們想開的隊, 而不是拿我們去犧牲, 要我們的時間與心力去奉獻給他私人當籌碼對賭吧!
氣 > " < ~~~~~~

後記 --
難得的週日, 是我的補眠時間, 才早上九點多, 又有人打手機來亂, 還反問我說 "我不記得有哪裡得罪過你?..." 哇哩! 你得罪我的地方可多了! 像我這種記憶力超強, 連不該記得的也記的很牢, 每次他的前文不對後句, 都害我變成"搖頭族"! 只有忘性堅強的他自己不記得, 別人可都還記得很清楚哦!
今早居然還敢說出 "我又沒逼妳去開新隊..." 的字眼, 啊不然星期五上班時間打我手機說已經與X林國小喬好場地, 師資要我們教學組想辦法的人, 難不成是個被你遺忘的分身? 啊昨晚唸了一堆場地要開新隊的那個人, 難不成只是你某位孿生兄弟? 這一招真好! 要好好學起來, 下次拿來 "以子之矛, 攻子之盾"!
昨晚氣到哭, 今早又來擾人清夢, 氣到我開口罵人! 我真的受夠了!!!!!!

008與地方代表掛勾.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今天又領教了政治人物的恐怖之處! 我們不給他消費, 他就反手打壓! 這不就是他最擅長的技倆嘛?! 我們也不是第一次聽說他這種行徑, 只是沒想到有朝一日主角會變成了自己! 原來地方代表已經把我們的話斷章取義後, 剪輯成對他有利的版本, 再到處投訴我們的不是…… 哇哩, 又來了~~ 根本就顛倒是非, 還牽連無辜, 連簡老師都被流彈擊中, 害我忙著消毒!!
經過這次的教訓後, 下次再要開新隊, 也許該學學趙老師說的, 寧可自己多花錢, 也不要跟政治人物沾上邊, 省得後患無窮! 只可惜她這麼睿智的話, 我卻要等到親自被追殺後才體認, 唉 ! = =
更慘的是, 我已想好要開的新隊, 也逃不過政治人物的魔掌! 雖然是班長先去接洽的場地, 地方代表這幾天已去跟其他民意代表打招呼過, 以先占為贏的方式, 來確保這一塊餅未來也是他的. 今天聽到這個消息後, 我突然好想放棄了, 想到有個人擺明著要把我賣掉, 還要我幫他數鈔票, 我真想遷回台北算了!
我打不過你, 我逃總行 ~>.<~

009與地方代表掛勾2.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昨天, 我做了一件與去年林教練做過一模一樣的蠢事, 下班騎著車到處去看場地, 想把剩下的姊妹帶出來, 遠離政治. 只可惜, 結果也跟去年林教練一樣, 近的, 都是他的勢力範圍, 要不, 就是別人早就佔據; 遠的, 不是沒有, 但對姊妹也不方便.
去年, 林教練特地當面跟我道歉, 希望轉達她力有未逮的無奈, 當時的我不是真的很懂她的痛; 反正夫妻離婚, 孩子無辜, 但會走上非離不可這一步, 一定也有她的不得不. 今年, 換我做一模一樣的蠢事! 昨天打電話給現任班長, 告訴她我已盡力了, 但我也很無奈, 終於懂了去年林教練的苦 +__+
最後, 騎到累了, 只好騎回千歲廟去拜拜求籤, 就連籤詩都勸我 "事勿仍"...
日月盈昃週復始
盈虛否泰自有時
願子改圖從別業
庭前無意發靈芝
放棄, 不是放棄排舞, 而是放棄這個已經有兩年多情感的隊伍. 不捨, 是必然的!
"道不同, 不相為謀", 如果再回去, 不消多時, 必又舊案重演. 去年, 林教練被逼走, 今年, 換成我, 如此而已!
反正, 我還會去帶新的隊伍, 繼續當我的傻義工, 跟隨傻師兄傻學姊, 繼續牽成有心當教練的學妹, 一起佈施健康給有緣的姊妹...只是, 現在要我剁下自己的一根手指, 還是很掙扎, 心還是很痛... ~>.<~

010逼走教練.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昨晚, CL一聽到我接了新隊又要撥出一晚幫學姊帶隊, 終於說出了他的心底話:要我『放棄排舞算了』! ~~ 也是啦! 換成我是他, 也會說出一樣的話吧!
看著另一半這一路來為了一群非親非故的人付出, 活動多到不行, 老師、學姐、學員、民代…誰也不好意思得罪, 四處付出、到處相挺, 搞到自己的家都沒空理, 最後還惹了一身腥! 在完美了別人的人生的同時, 自己的人生卻也亂成了一團!
我只好跟他說:『但我喜歡跳排舞!』, CL雖然鼓勵我運動, 但常常不在家, 想管我也管不了, 所以他自己也知道, 氣話唸完後, 還是拿我沒輒! 這段對話就在冷氣機吹出來的那一束低溫中, 僵住的結束了…
氣氛不是很好的當下, 離開現場去緩和一下心情的我, 看到書桌上8/05事發當晚那捲我走後被毒舌派她們幾個弄壞的第十集錄音帶 (依賴別人服務慣了的她們, 已跳了兩年多的唱機, 居然沒人會用), 往事又歷歷重現 --
去年被撤隊時, 前來挺林教練的人馬, 聲勢浩大的拿走所有的音樂帶, 讓你們沒音樂可跳, 擺明著有本事以後你們自己去搞!
所以現在班上所有的音樂帶, 都是我這一年多來, 自掏腰包一趟又一趟的去中心辛苦的學舞, 付出了汗水與淚珠、精神與金錢, 還看了很多挺林教練的學姊臉色, 日積月累的一捲又一捲去換回來的.
但這次我有跟林教練一樣, 把音樂帶全部都帶走嗎? 沒有!
反過來, 除了這一捲壞掉的, 我還託人把全部音樂帶拿回去給班長, 讓這一班可以繼續運動下去! 八十幾首舞曲, 夠跳上好一陣子吧!
想到跟中心一捲又一捲簽約的人是我, 而那幾個只享受權益卻不肯盡義務的人, 現在正用著我的心血在跳舞, 還嫌我付出的不夠多…心裏不免又是一陣感慨!
前幾天, 我還不肯放棄的用手把壞掉的錄音帶一節一節的拉出來, 再一點一點的捲回去. 順轉、 逆轉了好幾次, 搞了好幾晚, 但受損的音樂帶就是轉不回去原來的樣子, 而且很突兀的圈成了一圈死結冒在上頭!
今天, 我終於放棄了! 這一捲已經宣告陣亡, 沒救了!
毒舌派一廂情願的只會要別人付出, 刻意用網路瞎掰寓言來替她自己過當的言行脫罪, 或振振有詞的訴說著她自己種種的「不能」 (實際上卻是『不為』的藉口) 等等免責宣言時, 何曾設身處地的為別人想過一絲一毫呢? 誰沒有家要顧? 就算沒有小的, 也有老的要顧吧!
面對那種只會搞破壞卻不懂得惜福的人, 已經仁至義盡的我, 也只好放棄了…就像還在我桌上橫躺的最後那一捲錄音帶一樣, 變了形後, 就再也回不去了!!!
P.S.
雖說『人不自私, 天誅地滅』, 但要成就一個團體, 絕不是單靠一個人的犧牲; 要享權利, 當然也要盡義務! 相互體諒, 相互包容, 相互支援, 團結對外! 而不是只為了計較個人的一點兒小利, 就是非不分把砲口轉向內, 來個陣前倒戈, 窩裡反的亂槍先將自己人打死. 結局, 當然是『親者痛、仇者快』, 事後再藉詞怪任何人, 也改變不了既成的事實!
付出越多, 相對的, 當然受傷也越重!
我可以體諒每個人站在自己的角度論事, 但我不能忍受莫須有的人身攻擊! 只好勸自己『緣起緣滅』, 就當我與舊隊的緣分盡了吧!
去到一個全新的隊伍, 沒有政治人物的干預, 更不會有人為了爭取一點兒私人的利益, 就犧牲你, 或幫政治人物跟你撒謊, 讓你看盡社會版世說新語.
終於可以回復一開始跳排舞的目的 -- 單純的運動, 單純的健身, 多好! ~^. ^~

011內鬥與毒舌派.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9/18結業式那天, 不管勇敢上台的學員們是否通過了一到五集的檢定考, 至少她們還有勇氣上台, 就值得嘉許. 因為有些人是乾脆躲起來不出席了…考試真有這麼可怕嗎 ^ ^?
反正排舞的一到五集檢定考又不是聯考或指考, 這次沒過要再等一整年的煎熬, 只要舞序練好、起腳數拍音樂都抓得到, 每週六、日只要事先報備, 隨時都可以回中心去考! 當然, 最重要『膽子』也要先練過啦!
有些團隊因地制宜的讓非領牌教練教學, 相對也發生了參差不齊的教學水準, 難怪中心的要求也升級了, 以後要考教練的, 不只是要先在隊上擔任助教或標兵一年以上, 還必須回中心或種子訓練營學過1~10集的正確舞步才可以. 錯的教法還一再傳承, 也難怪大型活動的公舞時間會『一人一把號, 各吹各的調』, 一舞下來, 結束時有三種不同的面向, 試問要吳總教練怎麼不暈倒呢, 呵! 呵! ^ ^?
所以囉! 只是站在前面跳並不難, 難的是怎麼去開口喊! 而且喊的是正確的口令. 若連口都不敢開, 又要怎麼教舞呢? 至少必須能先克服得了面對自己班上同學的壓力, 才能克服去中心時面對來自更多不同隊伍的同學時的緊張! 所以應考前, 還是應該先問問自己, 你真的準備好了嗎~.~?
也許正因為下一梯次的活動還有變數, 所以今天老師也跟我們幾個工作人員聊了許多…
領隊以來, 我遇到了很多怪象, 一直不知該如何面對? 甚至於好幾次氣到想放棄排舞算了! 而這樣的人, 竟然不只我一個!
當然, 中心這群義工老師們或是我的教練都是佛心來著的, 總是柔聲的勸我們要多磨練, 反正只要有人就有是非, 凡事換個角度想, 過幾年以後, 就可以跟她們一樣『百毒不侵』了…(P.S. 哇哩! 缺乏慧根的我, 眼前當下都快被那些唯利是圖的人氣到爆筋了, 還要我再這麼過幾年呢 @__@? 不過, 看到力行佈施的她們那麼慈眉善目的說著, 我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 只好希望自己是禪宗的傳人, 也許有那麼頓悟的一天啦! ~__~ )
可是, 今天當老師聽到了更多怪象後, 才告訴我們應變之道. 原來她也有她的魄力與原則, 並不是真的全部逆來順受的 –
對於班費, 一定要用在與全班相關的事務上, 中心也有中心的一套規定! 像我們舊班這次又被莫名其妙的拿走五百元, 竟然是去買與全班毫不相干的制服給某人私人的競選助理用, 就不可能發生在她們班上. (P.S. 我也要趕快去拿一張回來裱起來放!)
對不合群的同學, 先行勸說, 如果屢勸不聽, 也可以拒教! (P.S. 就是嘛! 哪兒有人臉皮那麼厚的, 享盡權利卻不盡義務, 用別人繳的班費才有場地、水電、唱機、電池與音樂帶, 竟然跳了一年多都不繳班費! 既然認同這個團體的運動精神, 來上別人辛苦傳承的舞蹈, 卻連制服都不穿, 這樣對教學者基本的尊重都付諸闕如的那些說一套做一套的兩面人, 更狠的, 還有人來連上兩三個月後, 還好意思口口聲聲說是試跳、或還在考慮…(又一個『不為』與『不能』之輩)! 去超市試吃也只有一兩口吧! 請問有誰給你吃掉大半包的?! 妳美的咧~~; 原來我們只是公益團體, 不是慈善團體, 對不認同我們團隊精神的人是可以拒教的!
逆來, 原來可以不必順受! 我們還是可以堅守自己的原則的, 真好!!!  


012各跳各.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民代會覬覦我們的教練證去申請經費、再中飽私囊只是我萬萬也想不到! 還以為是我當年運氣不好, 才會碰到惡質的台語『A加級』民代 + 私心過重的姊妹淘; 然而, 時間卻更殘酷的證明了, 只要是人就會!
『人不自私、天誅地滅』, 原來不只是民代會覬覦我們的教練證去申請經費、再中飽私囊, 即便是最親的姊妹淘, 也一樣! 當年的民代因自認官大, 還不諱言的告訴我真相, 想用高壓法逼著正在考教練的我乖乖配合, 結果, 拿到教練證以後的我卻跑給他追 (噢~呵!呵! 呵!~~啊不然咧? ), 這次C 的運氣更差, 她教了三、四年的中級班班長是背著她去找里長配合, 拿了她的教練證把她給賣了還不打緊, 接下來, 還直接把已無利用價值卻有意見的她給杯葛, 省得礙眼…
ㄟ…當班長是很辛苦, 但這樣子對待一個為了妳們無私奉獻的付出那麼多年的教練, 難道不怕遭天譴 ^ ^?
C她的痛, 我當然懂! 提早走過這條路的我, 看到類似的歷史再次重演, 不禁有所感慨,原來我還真該感謝當年那位台語『A加級』的民代, 讓我早開眼界! 被沒感情的他出賣雖痛,總比被有感情的姐妹出賣要痛少一點兒… (喂! 這是什麼『阿Q』論調咧?)

013與地方代表掛勾3.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最近身體狀況時好時壞, 但可以肯定的是, 體力已大不如前,
看來, 我與排舞話別之日, 是越來越近了....
還好, 我付出過, 也燦爛過, 對得起自己, 也值得了!

這幾週來, 雖是姐妹的事, 我心情仍難免受影響, 那些私心過重的人的影響......
我知道 "人不自私, 天誅地滅", 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 大部份的人寧可選擇犧牲別人,
而除了自己以外, 家人, 朋友, 同學...都是別人,
這是人的本性
, 我無從置喙!
可是, 如果不是有我們這些 "傻瓜級義工" 的別人來為妳犧牲奉獻,
當真就可以成就妳權霸一方的野心嗎?

勇於踩著別人屍體往上爬的人, 是會成功的爬上高點,
但, 別忘了 -- 上面風大
所有下面的人也都在等著看妳跌下來的一天 ^ ^;
而時間, 會證明一切!


014再見排舞.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時間, 果然是療傷的最好良方!
在中秋同樂晚會的活動後, 領悟到要珍惜現在這班殷殷向學的學生!
場地被商借後, 變成了山牧季移的到處打游擊般上課...
過渡時期的不便, 雖然不是我幹的好事, 但責任還是得扛.
只好停掉其他的活動, 專心回來跳排舞!
至於別人學生的錯, 我無力干涉,
那就只好關了Blog, 省得印度乞丐事件重演.
佈施, 也要看對象的囉!
不感恩, 不懂得飲水思源就算了, 還拿我去當墊背邀功,
那就真的太過......
015再見排舞2.jpg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 上面公開網路的文章,於2012搜尋到時,文章早已停了,當時公開,在無任何警語,又沒有『真實姓名』的情況下,其內容與版主所遇問題皆相同,因此,彷彿遇知音般,一字不改,更沒多加一字評論,完整登載.卻於登載後,遭"姓李的"莫名其妙的到處攻擊,說我"竄改",說我"故意誤導",說我"竊",說我"寫手門",說難聽"沒寫,別人會看到"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嘉倩排舞分享資訊網  

GMT+8, 2017-8-22 17:22 , Processed in 0.12574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