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委會–茶花、孤挺花相伴 歸隱山林實現田園夢


引: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茶花、孤挺花相伴 歸隱山林實現田園夢 —林崇烈 龜山鄉花卉產銷班班員、茶花孤挺花專業進口商

茶花、孤挺花相伴  歸隱山林實現田園夢 —林崇烈  龜山鄉花卉產銷班班員、茶花孤挺花專業進口商

花的魅力很大,養花的過程中可以讓人修身養性、培養美的視野,也因為接觸了自然與陽光,讓身體更為健康樂活,的確是眾多人喜愛的休閒活動。然而,對 於林崇烈這個強烈對花迷戀的人可不只是這樣,為了花毅然決然地放棄了高薪的都會生活,歸隱在山林間。儘管歷經了傾家蕩產的危機與家人強烈的反對,但為了實 現心中花的夢想林崇烈仍然堅持去做,說他是個愛花成痴的人可一點兒也不為過。

放棄人人稱羨頭銜 改行當農夫

36 歲之前的林崇烈是個鑄造廠廠長,管理著廠內160多位員工,有著令人稱羨的高薪工作以及美滿的家庭,然而每日背著公事包上班的他卻總是不快樂,一直覺得人 生似乎有哪個缺憾等著他去實踐;每日最愉快的時間就是工作之餘在家中頂樓賞花作園藝,讓他回憶起高中時在外租房子種花的愉悅場景,花園美夢的心願就這樣在 心中逐漸萌芽,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放棄工作前往山林,實現完美的尋花夢。1978年他在一次偶然機會間來到龜山鄉,發現朋友有一大塊地可以出租,林崇烈非 常興奮,沒多久就決定離職,專心在龜山當起了花農。

30年前正是茶花盛行的時刻,林崇烈自己就是個非常喜愛茶花的人,於是他決定以培植茶 花作為轉行出發的第一步。當時茶花的市價很好,若是品種稀少的,一盆售價可在千元以上,林崇烈單純地想,只要培植得當,分株之後每盆賣個300~500元 應該會有賺頭。然而,當他培植完畢,前往台北民眾服務站擺攤時,卻發現沒人買,即使降價還是乏人問津,年長的花卉前輩紛紛笑他「賣得是沒人要的花」,原來 他忽略了台灣花友喜歡新品種的特性,賣著別人已經種過的舊品種茶花,自然吸引不了懂門道的顧客上門。如此慘澹經營了兩年,瀕臨著破產的邊緣,更一度想要自 殺,家人也因受不了他的固執而離去,是他人生中最低潮的時刻。

以茶花為出發 引進美、澳、紐當紅新品種

在最苦時刻,他極力思索如何突破。他發現當時台灣市場裡茶花都是以日系為主流,如果自己也是跟在日本市場後頭,將會永遠落後於同業;於是他改變方式,以探尋美、澳洲與紐西蘭等花卉市場裡的新品種為主要項目。

沒 有管道,他先從國外花卉書籍下手,在台北建國花市裡看見了一本介紹茶花的書,裡面列了許多的國外廠商名單,他不辭辛勞地一一寫信詢問,終於有2家回覆,願 意提供新的茶花品種讓他試種。在建國花市的攤子收入依然不是太好;1991年時剛好日本花卉雜誌刊登一個茶花新品種—「終身心願」,黃色燦爛的花朵十分美 麗,引起台灣花友的高度重視,紛紛向市場詢問台灣哪裡可以買到。林崇烈一看到雜誌,立刻知道此品種自己才試種成功,搬到花市上展示,讓他頓時成為茶花友裡 的大紅人,而該批新品種也讓他開始賺錢。

林崇烈說:「茶花的品種全世界多達3萬多種,台灣市場以日本為主,但因為日本人不願意將新的品種 放手給台灣,讓台灣也因此永遠無法領先日本;若想取得其他的新茶花品種,惟一的途徑就是開發新的品種來源市場,例如由日本之外的荷蘭、澳洲或紐西蘭等地引 進。」因為知道利用資訊管道,讓林崇烈有信心引進更多的新品種。首先,他花費大把金錢向國外出版商訂購專業花卉書籍或雜誌等,終日埋首書中研究,在從書中 取得國外每個專業花廠的資料後,透過電話、寫信或網路向每個公司探尋。在詢問的過程中,也有些廠商會置之不理,但因他鍥而不捨地追問,總有幾家會善意的回 應,加上他付款爽快以及誠懇與對方“博感情”的態度,讓與他接觸過的國外專業花卉廠商都對他產生好感,漸漸成為他友好的事業夥伴。

「尤其 是每當有新品種的誕生,廠商總是會以交情深淺來作為是否供應對方新品種的條件,因為他們與我都是朋友,所以總會給我該有的配額。」林崇烈笑著說。也因為歷 經長時間的努力,他開始被業界稱為「茶花林」,試種成功的茶花品種多達1600種,還沒在市場發佈的品種就有1000種左右,可以讓他在市價好的時候才開 發來賣,也讓業界要找新品種就非得要找「茶花林」不可了。

艷麗孤挺花 實現高中的美夢

有了茶花的成功經驗,林崇烈也開始尋找下一個花卉。他記得在高中時養過孤挺花,因為極好照顧的特性,頗讓他愛不釋手。1996年時正好有一位桃園業者來詢問他關於孤挺花的新品種引進,他遂決定將孤挺花列為下一波目標。

林 崇烈表示,孤挺花是石蒜科(Amaryllidaceae)孤挺花屬(Hippeastrum),多年生草本鱗皮鱗莖的球根花卉。孤挺花的原生種大約有 50~60種,原產於熱帶美洲,分布在巴西、祕魯、墨西哥至智利、阿根廷及西印度群島等地。最早的配種紀錄早在1799年完成。目前全世界所栽培的孤挺 花,品種大部份都由荷蘭、南非或澳洲栽培與育種,而台灣最早引進的是日本人鈴木三郎在1911 年由新加坡引進。荷蘭與南非的專業廠商培育出許多孤挺花的新品種,讓孤挺花更為多元且豐富美麗了。

依循著引進茶花品種的模式,林崇烈先向 各國的花卉協會請教,接著就一一探尋,這之間剛巧遇到一個美國廠商因為老闆過世,老闆娘無心繼續經營花卉,林崇烈於是將所有新品種都承接下來,短短幾年時 間,林崇烈就開發出了354個孤挺花新品種,他估計2008年底,他的園子裡的新品種將會達到410種左右。

專業花卉進口商 精準眼光最重要

20多年引進茶花與孤挺花的經驗,林崇烈自信地說:「進口商就是要有足夠的市場敏感度,要切中花友所好,而這一點,我的眼光算是獨到。」據他的觀察,西方人通常喜歡小花或單花的品種,而台灣人則偏好大花、重瓣或 是獨特的品種。以孤挺花來說,加拿大育種的暗紅色的黑天鵝( Royalvelvet),因為色澤太深在當地不被欣賞,但林崇烈一看到就覺得台灣市場會喜歡,於是從荷蘭引進800株,引進台灣後果然造成轟動,當時球 莖市價1粒就要500元。而10年前他引進藍色的巴西國寶(Worsleya Rayner),也因為稀有而造成大賣,此品種的花卉,一粒球莖喊價6000元,至今還維持著市面上最高喊價。其他像綠色的叢林鈴聲等品種,都符合台灣喜 歡色彩鮮豔與特殊品種的特性,價格上相對會非常地好。

除了選對品種,做好市場區隔,則是林崇烈的另一個經營之道。林崇烈說:「引進的腳步要快才能領先,並且清楚在對的時機才出貨,才能引發潮流。」不與別人重複相同的品種,不在市場低迷的時機任意將新品種公佈,都是他在市場裡站穩領先地位的策略。

林崇烈說:「孤挺花在輸出國(多半為北半球)每年的7、8月採收球莖後,先經過2~3個月的冷藏催芽後 再輸入台灣,消費者將之放入溫暖土裡,大約1~1.5個月,就可以開出美麗花朵。」而在栽培過程中,略為施肥與更換過於擁擠的花盆外,只要記得勿將花苞打 濕,減低灰黴病的產生,花就能開得又大又好。當花謝的時候,記得要將枯萎的花梗剪掉,讓花後球莖在土裡休息,待來年時又會綻放美麗了。

相 對於其他花卉,台灣的孤挺花市場顯得比較沉悶,林崇烈分析著原因表示,台灣人對孤挺花的既有印象是類似喇叭花,誤以為沒有價值,而孤挺花的價格比較昂貴, 這也是人氣較弱的主因。他解釋著,在國外孤挺花屬於高價的球根花卉,由荷蘭進口的種球,一球從上百元至上千元均有,國外更有熱心花友組成追花行家,目的就 在找出最美麗的孤挺花。而台灣業者為了降低價格,往往嘗試自行育種與大量生產,將買來的種籽任意雜交,因而造成品質的降低,也讓消費者誤以為孤挺花沒有那 麼漂亮,這是非常可惜的地方。

育種更先進 花卉王國才有希望

林崇烈目前除了引進茶花芽條與孤挺花球莖,也將觸角觸及更 多的新奇園藝植物,像是藏柏、藍色垂枝雪松、台灣鐵杉、木蘭花、非洲帝王花、世界爺,與荷蘭成功推出的台灣原生種穗花杉等等雜木,要讓更多可以適應台灣土 壤與氣候的植物,能在台灣市場裡出現且綻放著美麗。林崇烈說:「許多稀有品種的引進都是顧客要求,因為自己也有著冒險求進步的慾望,所以很樂於抱持『玩新 東西』的心態幫客戶達成,倒不全然以賺錢為目的。」

而對於台灣的花卉市場,他表示培育新品種是個很好的方向。台灣市場農業技術相當精良,然而因為沒有一個主要機構針對世界玩家所傾心的專業花卉,培育新品種,無法達到量產或商品化,所以競爭力略顯不夠,只好靠這些專業進口商來補強,讓花卉市場更多姿多采,也更多元了。

林 崇烈堅定地說:「為了追求最新品種的花卉,我不會停止腳步,會積極地站在浪花的最前頭。」立志終生都要拈花惹草的林崇烈,對於他戲劇性且精采的50多載人 生,顯得無怨又無悔。2000坪的園子裡,陪伴著他走過人生幽谷又站上世界高峰處的茶花與孤挺花靜靜微笑著,承諾會在最冷的冬季,開出最燦爛的美麗。

文、攝影/戴卓玫

附件

相關照片
  • 當孤挺花有了花苞之後,約5~7天就會開出大而鮮豔的花朵。

    當孤挺花有了花苞之後,約5~7天就會開出大而鮮豔的花朵。

  • 美麗的孤挺花,是林崇烈高中時最喜愛的花種。

    美麗的孤挺花,是林崇烈高中時最喜愛的花種。

  • 林崇烈以美麗的茶花開啟了花卉專業進口商的事業。

    林崇烈以美麗的茶花開啟了花卉專業進口商的事業。

  • 林崇烈為在龜山的花園共2000坪,分為露天與溫室花圃兩區域。

    林崇烈為在龜山的花園共2000坪,分為露天與溫室花圃兩區域。

  • 引進的新品種茶花芽條,林崇烈先自行栽培,好好看顧著。

    引進的新品種茶花芽條,林崇烈先自行栽培,好好看顧著。

  • 目前林崇烈也引進雜木系列,要讓園子裡的產品更為多元。

    目前林崇烈也引進雜木系列,要讓園子裡的產品更為多元。